分享到:
当前位置:许肯中文网 > 神煌 > 正文 第三一二章 太缺德了(第三章求推荐求月票)

正文 第三一二章 太缺德了(第三章求推荐求月票)

书名:神煌  类别:美文同人  作者:开荒 || 错误/举报 更新/提醒 投票推荐

    静涛早有关注,只见整整三百道五颜六sè的浩大光束,齐齐冲入那峡谷之内。

    所过之处,空气烧灼震dàng。下方的土地,也瞬间化为焦土。

    元灭弩可以将任何属xìng的六阶兽晶,彻底引发。将所有精元引爆,化作压缩到极致的精纯灵能,冲击出去。

    这灵能光束的属xìng,也自然是各有不同。不过却无一例外,都含蕴着毁灭xìng的神威。

    几乎每一发,都相当于六阶精兽自爆身躯的威能!即便七阶精兽,当正樱其锋之时,也要受创不浅。

    几乎是须臾之间,就将那谷口处的精兽,清空大半。剩下部分,未在这元灭弩冲击之下,立时死亡的,却都再无之前的疯狂,血红的兽目,也恢复了几分清明,现出惶恐之sè。骇然的,看着空中这些巨舰。

    似乎直到这时才惊醒,眼前这些木头打造成的空船,绝非是它们的猎物。

    接着又不过二十息时光,第二bō光束,也是紧随而至。

    同样三百束毁灭xìng的力量,汇入至峡谷之内。须臾之后,那谷口的十里抵御,立时仁寂。

    地面上,一时全是残破兽尸。几乎再无精兽,能够存活。所有邪物灵魅,也未有靠近的机会,就被这元灭弩,彻底打散粉碎。

    静涛紧绷的心神,立时舒缓了下来。虽是知晓此刻,还只是兽潮的开端,那七阶精兽,都还未出现。却已是不再如之前那么担忧,只要这八百元灭弩连绵不断。守住这谷口,是绝无问题。

    当下也就不再去理会,随手一拂。就有一道异力,把那具尸骸身上的乾坤袋,取在了手里。

    以灵念探看,最后却是大失所望,随手抛给了宗守道:“内中之物极少,看来这位前辈早在身陨之前,就有预料。”

    宗守接在手中,只见这真正的乾坤袋,赫然是长宽千丈,高亦有千丈之巨。比他那小乾坤袋里的空间,要广阔了数倍。

    不过内里,果然是一如静涛之言。确实是空空落落,除了一些用的差不多的药瓶与符箓,以及部分药材之外,就别无他物。

    显然这人事前,就已知自己无有生望。故此将所有随身之物,另寻他出储藏,又或者直接就交给自己亲人又或弟子好友保管。

    最值钱的,就是里面的两件灵器。品阶相对这位已经踏入仙武之门的强者而言,也俱都不高,只有七阶。

    宗守仔细以灵识探看了一番,确定那些药瓶里面,没有特别值钱,可以助人提升修为境界的丹药。这才开口:“这乾坤袋归我,那两件七阶灵器,你我各取一件。其余丹药符箓之类,尽归凌云宗所有。不知真人,意下如何?”

    那静涛真人也点了点头,他心里其实更在乎这乾坤袋。此物是以九阶之上,拥有空间异能的精兽之皮骨精血制成。即便凌云宗,也只六件而已。

    不过此次收获的大头,肯定是不能由他占去。能有一件七阶灵器,也算是弥补了他先前的损失。

    稍稍凝思,静涛便笑着开口:“就请殿下,将内中那口玄风剑给本道”

    宗守chún角顿时微微一扯,忖道这老道,真够精明。两件灵器,价值最高的,就是这口玄风剑了。

    却也未曾犹豫,把那口高达七阶的青sè灵剑,连同里面的丹药符箓,一股脑全丢向了静涛。

    而后又从这袋子里,取出了一把瑶琴,随手递给了身旁的轩韵兰。后者神情微怔,认出手中,也同样是一件七阶灵器。瑶琴一角,更刻着龙弦琴字样。竟仿佛是以蛟龙之筋,制成的弓弦。

    屈指轻轻一弹,声音清冽悠扬,音质绝佳。

    是万万未曾想到,宗守会随手就将这七阶灵器,赠送给他。

    她虽出身轻音门,身为宗门嫡传。可因宗门惯常之规,门下弟子大多都是放养,除了每年配额的灵器与丹药之外,其余都需自谋。想要得到一件七阶灵器,其实并不容易。而要寻恰好适合她的琴具,则更是艰难。

    眼神微微挣扎,轩韵兰终是未曾将手中之物退回,盈盈一礼道:“多谢君上!轩韵兰无以为谢,三月之期过后,当为君上再弹奏静神安灵曲一年!”

    宗守心中一笑,又是一年骗到手,这把瑶琴,实在送的划算。

    他这次的收入极多,七阶灵器,随随便便就能弄到手。对这把龙弦琴,实在看不上眼。反倒是一年的静神安灵曲,必定可使他,将撼世灵绝以及自身灵法,推演至更高境界。

    那静涛真人,接着又以小乾坤袋,收取了此地,大约两成的七阶兽尸。就不再出手,站在旁边静观。看着宗守,先是慢条斯理的,把那些庞大的七阶兽尸,一一取入到袋内空间。

    心中却终是升起了几分疑huò,这宗守不是hún力全无?为何却又能催动乾坤袋?

    不过这种灵器,本身需要的灵能也不多便是。又若有所恩的,看向宗守身周闪烁的雷光。

    难道也是那件不知名的宝物之因?也不奇怪,一位妖族王者,本身又是暴富。怎可能一点防身的手段也无?

    并未太过在意,静涛真人径自走入到灵师阵中,正准备灵法空一臂之力。

    接着下一瞬,就又面sè一变。在那元灭弩齐射的间隙,他刚才好像真的听到谷外,传来些人声。

    似乎是在斥骂着宗守,又夹杂着几声惨呼。

    不由微微失神,难道说宗守方才所言,是真有其事?还是自己,出现了幻听?

    也就在静涛真人,心神一阵恍惚之际。那赵嫣然却是凌空一跃,到仍旧是好整以暇,收取着那些七阶兽尸的宗守身侧,淡淡道:“外面的声音,我听见了”

    宗守眨了眨眼,装出了一脸的不解:“嫣然仙子此言何意?到底听见什么了?”

    赵嫣然冷冷一斜眉,这一生,她还是首次看见,这么yīn险的家伙。

    那涛云烈焰诸城,惹上了这家伙,实在是倒了八辈子的霉。

    “你命古烈空留下的那些痕迹,我也看见了一”

    忖道你只管装,再装便是。

    宗守却哑然失笑,事已至此。即便被拆穿了,他也无需怎么在意。

    不过仔细凝恩,还是决定封住赵嫣然的口:“三十枚七阶兽晶,不要算了!”

    赵嫣然柳眉微挑,最后是浅浅一笑道:“若是此事传出,殿下或者不惧,可麻烦却也不小。那静涛若然此刻明白过来,必定不会让你如愿”

    宗守嘿然不答,却一股心念,在自己hún海漩涡里的那个血sè小点之上,轻轻一拨。

    赵嫣然顿时身躯轻颤,四肢sū麻,下身处也传来些许颤栗瘙痒之感。

    一双玉tuǐ,不由夹紧,却禁不住那快感,亵kù里面,微含湿意。俏丽的面上,也涌动起了红潮。

    不过赵嫣然的目内,却全是忌惮惧意。

    难怪她先前心有感应,原来是宗守,已经把那元胎道种炼化!

    而且似乎,她在那元胎道种之上做的手脚,宗守已然洞彻其中,所有奥妙!更在短短几rì里,就有了反制的手段、

    宗守却哈哈大笑,径自又走到那为仙道强者的尸骸之旁。此处轩辕依人,正小心翼翼的,把一株株含尸剑极草收起。比之静涛,更是仔细专注,根本就没功夫理他。

    宗守也不在意,反而大手一摄,雷光一闪。把那可凤纹剑的碎片,全数吸聚到手。

    看着这些法宝残片,是若有所思。

    下一瞬,忽又觉鼻尖发痒。连续几个喷嚏打出。宗守心中顿时暗怒,这到底是谁在咒我?实在太缺德了!

    ※※※※

    就在那峡谷出口处,雄霸正是大骂出声:“宗守小儿!我rì你姥姥!我cāo你祖宗!居然敢算计老子”

    不止是他,此处周围诸人,也都是神情yīn沉愤恨。只是未如雄霸那般,直接骂出口而已。

    风怒双臂脖颈,早已是青筋毕显。若到此时,还不知自己,是遭了宗守的算计,那他就真是奇蠢如丞了。

    此刻这数千云舰,已经勉强让开到了这谷道的两旁。不过在这兽潮的冲击之下,根本就来不及结阵。

    在精兽压迫之下,不断的往谷内深处退去。

    而更要命的,却是从峡谷里面,喷射出来的一道道各sè光束。

    数百余道浩大的灵能冲击,即便直越二十余里,也依旧未能浩瀚。

    看着那一艘艘云舰或在光束冲击之下粉碎,又或者被那些精兽直接撞沉。

    风怒的心中,也是在心痛滴血。

    “这是元灭弩!一枚兽晶一发的元灭弩!”

    那越观云的心神一阵恍惚,这次四千云舰里,足有四成,是涛云城的战舰,损失也是三方之中的最大、

    想起之前,在通灵岛上见过的那个少年,越观云恨得是咬牙切齿。

    “数目足有八百!那宗守看来是早就处心积虑,要使你我三城的舰船,全数损毁在此!”

    从猎人变成踏入陷阱的猎物,这种感觉,令越观云几乎失去了理智。尤其是先前不久,他还在为此得意洋洋。(未完待续)!。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按 →键 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