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当前位置:许肯中文网 > 替身侍婢魅君心:一夜弃妃 > 正文 1495.第1495章 何必以真面目示人?

正文 1495.第1495章 何必以真面目示人?

书名:替身侍婢魅君心:一夜弃妃  类别:美文同人  作者:冷青衫 || 错误/举报 更新/提醒 投票推荐

    那个人影慢慢的走到矮几前,盘‘腿’跪坐下来。[ 。wщw. 更新好快。

    我和裴元丰两个人呼吸都绷紧了。

    长明宗的主人这一刻,我们每个人心里想的都是一样,目光也像是被一根无形的线穿着,直直的看向竹帘的里面,好像恨不得能把那一层竹帘看穿。但偏偏,编织得细密的竹帘只能透出一个隐隐约约的轮廓,另一边的一切,都被那竹帘遮挡住了。

    只能模糊的看到一个轮廓,到底是男是‘女’有些分辨不清,但,似乎身材还是比较高大的,走路很轻,连一点声音都听不到。

    一看到他,我们两个人都有些紧张,裴元丰甚至按捺不住的,双手撑着桌面就想要站起来。

    但,就在他刚刚有一点动作的时候,旁边的那个男子立刻说道:“裴公子,请稍安勿躁。”

    “……”

    裴元丰的眉头皱紧了。

    他虽然不是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文弱书生,但这里毕竟还是长明宗的地盘,如果真的要动手,只怕事情就没那么简单了。

    我冲着他轻轻的摇了摇头,他自己也沉默了一下,扶着桌沿的手又慢慢的放了下来。

    这时,里面的人也坐定,轻轻的抬了一下手。

    立刻,就有几个仆从进来给我们奉上了热茶,里面的那个人也接过一杯茶,小心的喝了一口。

    我们自然是什么都吃不下,也喝不下的,好不容易跟这个人已经到了面对面的时候,可不想让一道竹帘就这样坏了我们的事。我抬眼看了裴元丰一眼,他对上我的眼神,点了点头,然后说道:“来的人,可是长明宗的主人?”

    竹帘那一边的人正在喝茶,听到他的话,抬起头来转向他这边,似乎看了他一眼,然后轻轻的点了一下头。

    立刻,站在竹帘旁边的那个年轻的男子就说道:“不错。”

    我和裴元丰对视一眼,眉头皱得更紧了。

    看样子,对方不仅不想让我们见到他的模样,连他的声音,到底是男是‘女’,都不打算让我们知道。

    正如刘轻寒所说,他们如果答应了,那就是已经想好了对策。

    现在,我们跟对方只隔了一层薄薄的竹帘,甚至已经能看清对方的轮廓,听到他的呼吸,看到他喝茶,举手投足的每一个动作,但我们却不能轻举妄动,更不能走上前去把那竹帘掀开,让一切大白天下。

    这种感觉,让人觉得格外的憋屈。

    果然,裴元丰的脾‘性’没那么容易忍耐的,他的浓眉一皱,立刻说道:“长明宗的主人,既然已经到了,为何不以真面目示人?”

    那个年轻男子立刻说道:“主人已经到了,又何必以真面目示人?”

    裴元丰看着他:“什么意思?”

    那人说道:“两位今天来,是为了竞买矿山,而不是为了见我主人。现在地图已经摆在了两位的面前,竞买就要开始,我家主人到底是何模样,对这场买卖根本没有任何影响。两位还是考虑一下,待会儿如何出价吧。”

    这话,显然也是他们事先套好了的。

    我和裴元丰对视了一眼,也明白很难在竞买之前就把这个人从帘子后面‘逼’出来,沉默了一下之后,他便也不再说什么,低下头去,而我看着帘子另一边的那个人,坐在那里一动不动,好像一尊雕像一般。

    可是,当我也低下头去,看着手里那份地图的时候,我却觉得,另外有一道目光,落在了我的身上。

    帘子后面的那个人,在看着我。

    不是错觉,也不是想象,我几乎能感觉到穿过竹帘的那道目光实实在在的落在我肌肤上的触感,那人的目光很沉静,却带着几分巡梭的意味,好像是在审视着什么,而当我抬起头来也看向里面的的时候,那目光也没有丝毫的退避,只是隐匿在帘子之后,却仿佛在这中间隔开了千山万水,层层‘迷’雾,让我更加无法捕捉。

    这个时候,那个年轻的男子说道:“颜小姐,裴公子,地图两位都已经看清楚了吧?”

    我这才回过神,裴元丰也抬起头来,我们两都点了一下头:“嗯。”

    “那么,就看看契约吧。”

    说完,就有人奉上了契约。

    虽然全副心神都在帘子对面的那个人身上,但因为刘轻寒说得很清楚,对这个矿山,他是志在必得,我也不得不认真去看那份契约,

    矿产的大致储量,五十年开采的权力,双方应尽的义务,各项条款都在这份契约里列得清清楚楚,显然,长明宗做这样的事不是一次两次,他们也都老练得很,于是看过契约之后,我跟裴元丰对视了一眼,都点了一下头。

    那年轻的男子又说道:“那么就请两位写下你们竞买的价目。”

    他的话音刚落,帘子后面就走出了两个仆从,捧着银盘,盘子里放着信封和一张雪白的纸,笔墨也都摆到了我们各自的矮几上。

    就在我们拿起笔要准备写的时候,那年轻的男子又说道:“还有一句要提醒两位的,如果两位所写的竞买价目都低于我们预定的价目,那么这次竞买就失败,两位都会失去竞买的资格。”

    我微微的挑了一下眉‘毛’。

    他们也谨慎得很,大概也是知道我和裴元丰的关系匪浅,怕我们会搞出什么猫腻来,连这一点都先算到了。

    于是,我笑了一下,低头拿起笔来,就在那张纸上写下了几个字。

    写完之后抬起头来,就看见裴元丰也已经写好了,正把那张纸对折了一下,放进那个信封里。

    我也这么做了,将信封放回到银盘里之后,那两个仆从便又捧起银盘,小心翼翼的拿回到帘子里面去了。

    透过帘子,我们能很清楚的看到坐在矮几前的那个人打开了我们两个人的信封,从里面拿出纸来看了一眼。

    然后,那人沉默了下来。

    那个年轻的男子等了很久,却没有等到一点示意,他下意识的回头看了一眼,就见到那人抬起手来对他做了个手势,他急忙走进去,从那人的手上接过了两张纸。

    等到他拿起来一看,顿时瞪大了眼睛。

    “你们”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按 →键 进入下一章。